欢迎光临能源世界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 合作项目
网站首页 | 能源要闻 | 电力行业 | 煤炭行业 | 油气行业 | 节能环保 | 能源设备 | 展会资讯 | 供求信息 | 新兴能源 |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 | 政策信息 | 特别报道 | 专家介绍 | 能源世界 | 推荐单位 | 能源科技 | 杂志概况 | 入会申请 | 能源世界理事会 | 友情链接
 
公告 2018中国新材料产业发展大会暨国际材料工艺、实验室设备及科学器材展览会 | 2018中国新材料产业发展大会及展览会通知 | 2019 第六届中国国际汽车技术展览会 (Auto Tech) | 2019上海国际室内空气净化展览会邀请函 | 第十四届中国国际电池产品及原辅材料展示交易会邀请函
 站内搜索:
 
 
杂志概况 更多>>
《能源世界》杂志简介
《能源世界》编辑委员会
《能源世界》顾问委员会
《能源世界》编辑部联系方式
 
供求信息 更多>>
  供应信息
  求购信息
  代理信息
  合作信息
 
品牌推荐 更多>>
首页 >> 特别报道 >> 电力现货 新能源消纳的终极良方?
 
电力现货 新能源消纳的终极良方?
来源:能源杂志 作者:余娜 时间:2018/1/9 

 
导语

电力现货交易是欧美等发达国家电力市场的标准配置,以现货为基础的多层次竞争性批发市场一旦落地中国,很可能深刻影响电力行业的发、输、配、售各环节。

电力现货市场、增量配网和售电公司,是新一轮电改最受关注的三个“前沿阵地”,而“无现货不市场”的口号则时刻提醒着现货市场的重要性。

8月28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和国家能源局综合司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公布南方(以广东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东、福建、四川、甘肃等8个地区作为第一批试点,并于2018年底前启动电力现货市场试运行。

业内普遍认为,电力现货交易此轮最大贡献将在于对新能源消纳的促进。

作为欧美等发达国家电力市场的标准配置,以现货为基础的多层次竞争性批发市场一旦落地中国,很可能会深刻改变电力行业发、输、配、售各环节的运行、管理、调节方式以及上下游衔接机制。

然而,一个成熟电力现货市场的建立,不仅会改变电力系统多年以来的计划运行方式,更会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调整。

此轮现货市场的建立,远比中长期市场困难许多。

“一手交钱,一手交电”

经济学中,现货市场一般是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即时或准实时的交易。而在电力市场中,不同的文献、机构或学者对现货市场却有着不同的理解或定义。

一种是按时间划分,将日以上的交易称为中长期交易(或远期交易),将日前及日以内的交易称为现货交易。我国的9号文及相关配套文件即按这种定义。

另外一种,严格按经济学中的定义,则只有最接近运行时刻的那个市场,才是现货市场,其他的都是远期市场。

以“中发9号”文件为标志的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与2002年的电力市场化改革相比较,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明确提出:电力市场建设应中长期交易和现货交易并举;逐步建立以中长期交易规避风险、以现货交易集中优化配置电力资源、发现真实价格信号的电力市场体系。

换言之,建设现货市场正是本轮电改的一个重点任务。

在华北电力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中心教授王鹏看来,现货市场的优点在于它的直接性,缺点则是价格变化很快。

“生产者可以出售他手头拥有的全部商品,消费者可以按照自身的需求数量购买商品,但应注意,现货市场的价格变化很快。”王鹏说,“水果与蔬菜市场就是很好现货市场的例子。你先查看黄瓜的质量,然后告诉卖主你要买多少,卖主把黄瓜交给你,你按照黄瓜的标价付钱,这样交易就完成了。电力现货亦如此。”

值得注意的是,在电力现货市场中,卖方应立即交货,且买方应当场付钱。商品交付时没有附加条件,说明买卖双方不能反悔。

以批发市场为例:买家来到一个摊子,先查看苹果的质量,然后告诉卖家你要买多少,卖家把苹果交给你,买家按照苹果的标价付钱,这样交易就完成了。不过如果这时候买家回头一看,发现对面的鸭梨不错,随即后悔买了苹果,而此时的苹果已经不能退货了。

由此来看,现货市场的优点在于它的直接性,但由于可以立即交付的商品贮存数量有限,需求的突增(或生产的突减)将会使价格剧增。类似的,产品的供应过剩或需求不足都将导致价格降低。

“中长期市场与现货市场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王鹏介绍,“仅有中长期市场,无法反映电力作为商品的时间价值信号,中长期定价缺乏价格参考且中长期预测也不准确。而仅有现货市场,价格波动将过于剧烈,以发电企业、售电企业、电力用户为主的市场交易主体也将缺乏避险手段。”

简言之,中长期市场和现货市场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电力市场体系。

“考虑到电力需求,新能源电源出力、电网阻塞、机组处理能力等边际条件的变化,实时市场能够最真实反映电力作为商品的时空属性。而日前市场则能够对冲实时市场中的价格波动风险。”王鹏说。

比预期来得更早一些

憧憬中的电力现货交易,似乎比预期来的更早一些。

早在今年2月14日,国家能源局便以国能监管[2017]49号发出《国家能源局关于开展跨区域省间可再生能源增量现货交易试点工作的复函》,同意开展可再生能源增量现货交易试点。

 

尽管本次试点的范围还非常窄,仅仅是“跨区域可再生能源增量现货交易”,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文件意义依然重大,现货交易现身电力市场的踪迹已呼之欲出。

此后6月,国家能源局继续就该讨论稿征求各方意见,提出在京津冀等9个地区开展电力现货市场建设的试点,拟委托电力规划设计总院组织相关单位研究现货市场方案和运营规则。

对此,华创证券分析师王秀强分析指出:根据现在各地电力市场建设的进程,云南、广东、江苏最具有条件开展电力现货交易试点。云南2016年已经试点日前交易、日内挂牌交易,江苏、广东也计划逐步开展现货交易,这些地区电力市场建设领先全国,具备开展试点的条件。

8月28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与国家能源局综合司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批8个试点省区旋即尘埃落定。

对于缘何选择上述8个试点,这份“特急”文件也给与了明确表示:这是根据地方政府意愿和前期工作进展,结合各地电力供需形势、网源结构和市场化程度等条件进行的选择。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原则上应按现有电力调度控制区(考虑跨省跨区送受电)组织开展,具备条件的地区可积极探索合并调度控制区。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成熟一个,启动一个。

“建立电力现货市场意义重大,有利于通过市场机制发现电力价格,进行资源优化配置,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目前国内电力供应总体宽松,具备多方面推进电力现货市场建设的良好条件。”国家能源局法制和体制改革司司长梁昌新评价,“预计将在2018年底前启动现货交易试点。”

在能源基金会清洁电力项目主任、原龙源电力集团副总工程师陆一川看来,上述8个试点地方多具有很强的代表性。

以广东为例,其电力体制改革走在全国最前端,且电力中长期交易较多,在电力交易“试错”上走得最远。

而三大电网之一的蒙西电网是一个独立运营的省级电网企业,作为华北电网重要的送电端,电力外送需求较大,内部电量分配矛盾突出。

地处大西北的甘肃则是当前新能源、传统能源负荷、电网之间矛盾最突出、最困难的省份之一,通过建立市场化的现货交易,理顺当地的电力矛盾,将为其他电力富余省份探索出新路径。

“当前,虽然浙江省电力直接交易没有引入售电公司。但浙江省内部电和外部电的比例较高,企业对于电价的承受能力和市场意识较强,可作为东部发达地区的典型研究。”国家能源局浙江监管办公室党组成员卢延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浙江现货市场接近澳大利亚模式,拟采用单边电力库。远期来看,浙江市场将引入期货和期权交易,提供更多的金融避险手段。”

售电与现货,主角与舞台

售电公司和现货市场,是新一轮电改最受关注的“前沿阵地”,正如主角与舞台。

当下我国售电公司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吃差价”。即从中长期双边电力市场,或者直接从发电厂处,购得价格较低的电量,再向用户以高价转售。在市场刚刚放开的时期,售电公司通过这种模式盈利丰厚,但随着煤价等多方面情况发生变化,很多售电企业已无利润可言,甚至濒临破损。

 
《能源》杂志在8月刊推出的《售电丛林》一文中,对当前的售电市场已经进行过详细剖析和预判,大部分售电企业陷入市场窘境已是必然。

做生意“低买高卖”本无可厚非,只不过现阶段售电公司“低买”主要靠中长期市场上的博弈技术,或者对发电厂商的谈判能力;而“高卖”主要靠对客户的直接营销能力,如打广告或拉关系。

对此,广州昌瀚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首席交易官郭永玲形象地比喻,没有电力现货交易市场的日子就像散户炒股票一样惊心动魄,因为灵活性差,售电方报价至少都是以月度为周期,报价必须十分小心,因为一旦价格过高或过低,都将给公司造成损失。

事实上,现货市场确实是更加符合电能物理特性的定价机制。

在英美等电力市场较为成熟的国家,电力现货市场交易的电量占到全部电量的20%以上(有些市场甚至达到80%以上),且从已有的经验来看,电力现货市场的波动往往非常剧烈,也就是说很大一部分电量的“进价”不到“实时”都无法确定。

从事能源电力市场分析长达十五年、曾就任澳大利亚一家大型能源公司能源市场部主任九年的资深从业者刘东胜告诉《能源》记者,澳洲电力现货市场运营机制已相当成熟。发电侧实时电力市场已经覆盖澳洲东南部五个行政州,约占全澳85%的用电量。市场运行中心也可以预测各州用电负荷与调频辅助服务需求。

“电力市场的核心功能在保证电力系统安全可靠运行前提下,以最经济的方式实现电力供需实时平衡,并发现电力商品价格。而澳大利亚实时电力市场经过二十年的不断完善已经达到成熟程度,是世界上典型的电力市场化改革成功范例。可借鉴中国市场参考。”刘东胜说。

由此来看,相对目前国内仅有的中长期市场,现货市场才是未来售电公司“体现水平”和“决定成败”的主要战场。而对于即将开放的现货市场,售电公司也是需求侧最为重要的参与者。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展规划部副主任薛静曾在2016年电力行业一次闭门研讨会中指出,目前一些售电公司与咨询服务机构已经开始合作拓展客户。现货市场一旦成形,售电公司能否进一步细分,也未可知。

而据记者了解,目前已经有不少售电公司在为现货市场的到来积极准备。一部分售电公司已经为客户安装了二级甚至三级计量表计,可以实时统计每个客户的电量、电价和电费,而这些负荷数据是参与现货交易,为客户提供削峰节能服务的基础。另一部分除了简单代理购售电以外,一旦现货市场建立,他们也将更有动力去预测、引导负荷,有望成为负荷集成商。

以广东为例。记者获悉,作为广东电力市场的参与者,粤电集团正积极备战现货市场,组织多场现货市场知识培训,多维度拓展售电渠道,为即将到来的现货市场交易做准备。

而另一售电新星华能广东能源销售有限公司则早于新一轮电改重启之前,就已开始着手准备,分批次派员至新加坡学习电力市场,并邀请华能新加坡公司专家亲临广东授课。

此外,今年累计销售电量106亿千瓦时,广东排名第二的华润电力(广东)销售有限公司也在进行平台和人才搭建。

“德国大瀑布、新加坡大马士,都是我们学习的基地,德国已经去过三批培训了,下一步派交易员去成熟现货交易市场继续培训。”该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透露。

新能源消纳的终极良方?

“风电、光伏的边际成本很低,如果有现货市场,它们将具备竞争优势”。7月25日,在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召开的电改吹风会上,面对记者的提问,梁昌新掷地有声。

在其看来,现货市场建设有利于发现电力价格,进行资源优化配置,并最终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

“通过试点我们必须加快推进电力现货市场建设,研究建立以中长期交易规避风险、现货交易发现价格的电力电量平衡机制,以发挥市场在能源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梁昌新说。

数据显示:2014至2016年,中国部分地区弃风呈攀升趋势。2016年弃风总量高达497亿千瓦时,近2014年的4倍。新能源消纳已成顽疾。

可喜的是,此次出台的细则已明确要求:跨区域现货交易市场的卖方主体为送端电网内水电、风电和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当送端电网调节资源已经全部用尽,各类可再生能源外送交易全部落实的情况下,如果水电、风电、光伏仍有富余发电能力,预计产生的弃水、弃风、弃光电量可以参与跨区域现货交易,从而提高电网整体可再生能源消纳水平。

除市场“价格发现”功能重启外,电力现货市场的出现似乎也被赋予了新能源消纳的重任。

这与清华大学电机工程与应用电子技术系副教授陈启鑫的预测不谋而合。

两年前,陈启鑫曾撰文《现货市场或是促进新能源消纳的终极良方》,文中言辞犀利的指出:市场机制的缺失,使得资源优化配置的“红利”空间无法打开,也缺乏经济手段来激励广大市场成员为新能源消纳提供必要的调峰、调频、备用服务。而实现对于电力资源的最优调度,促进新能源消纳,则是本轮电改的重要目标。其中的重中之重就在于构建以短期和即时电力交易为核心的现货市场。

对此,国网冀北电力交易中心副主任王宣元表示认同:火电等常规电源的运行成本主要是燃料成本,而新能源的燃料成本却为零。因此,如果建立了以边际成本报价的能量批发市场,新能源将占绝对优势,是系统选择最优先调度上网的电源。

近期,美国能源部国家新能源实验室为了实现清洁能源电量占比的目标,提出建立美国和加拿大29个电力调度平衡区联合运行的不平衡能量市场方案,以取代过去由单一平衡区组建的市场。

通过数据分析和系统仿真的方法证明,区域间的能源互补性将促进风电和光伏的消纳;而在未来电网结构下,基于更大区域的统一现货调度交易对电网运行的安全性和经济性更加有利。

 
“建立大范围市场交易平台是各国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的举措之一,应结合容量市场、辅助服务、日前和实时市场及功率预测协调应用。”王宣元说。

8月15日,南方电网公司发布《南方区域电力现货市场建设工作方案》,这是继国家调度中心和北京交易中心正式发布《跨区域省间富余可再生能源电力现货交易试点规则(试行)》后,发布的又一与区域现货交易相关的文件。

“区域现货市场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风光清洁能源市场消纳,现货市场开展的短时偏差电量交易,能够弥补新能源电力交易可能出现的偏差电量情况。”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曾鸣评价。

“但我不认为新能源适合接入现货市场,这或许是目前的权宜之计,因为理论上新能源电量应该全额收购。”在此前结束的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特变电工新能源战略市场技术部总经理阮少华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顾虑,“对于富余、消纳不了等字眼,相关单位没有严格界定,讨论细则何时落地或许为时尚早”。


责任编辑:myadmin
上一条: 中法核电合作:从“师徒关系”到对等合作
下一条: 当代“夸父逐日“——中国开发核聚变能从追赶者到领跑者
 
中国工合能源产业促进会 |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 |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 | 中国节能协会 |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 | 中国风能协会 | 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
 
 
联系我们  |  合作项目  |  招聘信息  |  入会申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3-2007 NY21.CN 能源世界网 京ICP备090596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1102000836号
电话:010-68035565 E-mail:nysj21@126.com QQ:76976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