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能源世界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 合作项目
网站首页 | 能源要闻 | 电力行业 | 煤炭行业 | 油气行业 | 节能环保 | 能源设备 | 展会资讯 | 供求信息 | 新兴能源 |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 | 政策信息 | 特别报道 | 专家介绍 | 能源世界 | 推荐单位 | 能源科技 | 杂志概况 | 入会申请 | 能源世界理事会 | 友情链接
 
公告 2020年第八届越南国际橡胶及轮胎工业展 & 橡胶技术展 | 2019第四届中国国际土壤与地下水高峰论坛邀请函 | 第四届海南新能源汽车及电动车展览会邀请函 | 2020 第七届中国国际汽车技术展览会|武汉展邀请函 | 2019中国国际清洁能源博览会邀请函
 站内搜索:
 
 
杂志概况 更多>>
《能源世界》杂志简介
《能源世界》编辑委员会
《能源世界》顾问委员会
《能源世界》编辑部联系方式
 
供求信息 更多>>
  供应信息
  求购信息
  代理信息
  合作信息
 
品牌推荐 更多>>
首页 >> 煤炭行业 >> 价值超10亿澳洲煤仍在中国港口等待通关
 
价值超10亿澳洲煤仍在中国港口等待通关
来源: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 时间:2019/7/19 
根据行业分析普氏(Platts)的数据,大约1500万吨,价值超过10亿澳元的澳大利亚动力煤正在等待中国海关清关,没有迹象表明自2月份以来的清关处理延迟有所缓解。  

普氏能源资讯亚洲动力煤编辑Michael Cooper告诉《澳大利亚人报》,“动力煤市场参与者表示他们尚未看到北京对海运贸易煤炭进口政策的任何变化,包括原产地澳大利亚的,这些煤过去几个月在中国港口遭到长期推迟。”    

Cooper先生表示,在中国港口海关停留的澳大利亚煤炭数量现在相当于100艘,每艘15万吨载货量的好望角型散货船。目前来自纽卡斯尔的动力煤交易价格约为每吨75美元。有迹象表明,从今年2月左右开始,澳大利亚煤炭的清关延迟时间长达50天。虽然中国外交部已经表示需要对煤炭进行环境测试,但人们普遍认为延迟处理是中国向澳大利亚发出信息的低调策略的一部分,即中国对澳大利亚的一些政策不满,包括去年作出的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为下一代5G网络提供设备的决定。  

澳大利亚煤炭比中国国内煤炭和从其他来源(包括印度尼西亚和蒙古)进口的煤炭更清洁。煤炭市场参与者一直希望在5月联邦大选后,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炭的进口延迟可能有所缓解,但普氏能源资讯的最新数据显示这一问题仍然存在。信息显示,中国去年12月采取了行动,对澳大利亚大麦进口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该调查仍在继续。  

对澳大利亚煤炭处理的非正式延迟发生之际,中国正密切关注煤炭进口总量,因为经济放缓,政府也出于环保原因推动公用事业转向燃气发电而非煤电。普氏能源资讯还被告知,中国可能会考虑在今年最后一个季度对所有进口煤炭实施更严格的控制,因为总进口量似乎会超过非官方年度配额。  

尽管12月严格控制了进口,中国去年共进口了2.81亿吨热煤和冶金煤,比去年增加了3%以上。普氏能源表示,中国北方的一位贸易商报告称,他所在的国有公司“担心进口澳大利亚和哥伦比亚货物,以防进口限制进一步收紧”。  

普氏能源资讯表示,有报道称中国发电煤炭库存“溢出”,一个位于中国东南部靠近(煤炭)终端用户的港口 “用尽了卸货空间”。  

据了解,近期,中国进口煤政策有收紧迹象。

河北曹妃甸及京唐港口头通知贸易企业进口煤不允许通关,可选择异地报关,生产企业实行一船一议。

在辽宁鲅鱼圈港口,生产企业通关周期在40-45天,而贸易商通关则需60天左右。此外,部分贸易商表示,山东青岛港及广西防城港通关时间也有增加趋势。此轮针对进口煤炭的新限制措施,或将加大远期海运焦煤价格下行的可能,将在一定程度上提振港口现货市场。

近年来,进口煤逐渐成为调控国内煤炭市场、平抑煤价、保障煤炭供需平衡的重要砝码。

从进口数据来看,近五年来,我国煤炭进口量出现明显起伏,呈“V”形变化。2013年,我国煤炭进口量一度达3.27亿吨,之后连续两年下降;2014年降至2.9亿吨,2015年跌至2.04亿吨,两年时间减少过亿吨;2016年煤炭进口出现较大幅度回升,全年进口量2.55亿吨,比上年增长25.2%。2017年,进口煤政策有所调控,增幅回落为6.1%,但进口总量仍达到2.71亿吨。2018年进口量继续攀升至2.8亿吨,同比增长3.9%。

而海关总署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1-6月份,全国共进口煤炭15448.6万吨,同比增长5.8%。如果下半年进口量保持与上半年相当,那么今年进口量或将突破3亿吨。

对于进口煤增长原因,有煤炭分析师表示,主要是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国内煤炭供应出现缺口,市场对进口煤的需求随之上涨。

2016年以来,进口煤政策调控主要服从于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需求,扭转煤炭行业经营困境。随着供给侧改革推进,淘汰过剩产能后,煤价上涨,煤炭行业逐渐复苏。同期,考虑到从供给侧改革总体要求,对于进口煤的控制逐步加强,调控方式从时段性控制演变为全年总量控制。

而进口煤管控的另一个原因是煤质。2015年开始实施的《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中要求,严格进口检验标准和程序。但进口煤数量的大幅增加,会挤压国内煤炭市场需求空间,一定程度上削弱去产能、减量化生产改善煤炭供应关系的政策效应,加剧国内煤炭市场的供需矛盾,所以,适时收紧进口煤政策,限制劣质进口煤是非常必要的。

进入2019年,煤炭供给侧改革全面转入结构性去产能、系统性优产能新阶段,随着新增产能进入高速释放期,先进产能增量将大于落后产能淘汰量,预计2019年煤炭产量有望超过37亿吨,供给宽松。而进口煤作为调控国内煤炭市场煤价、保障煤炭供需平衡的工具,在上述背景下出现政策性收紧也在预料当中。

责任编辑:myadmin
上一条: 下游需求疲软而调入增加环渤海港口存煤量增加
下一条: 世界煤炭协会:推动低排放煤炭技术更广泛应用
 
中国工合能源产业促进会 |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 |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 | 中国节能协会 |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 | 中国风能协会 | 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
 
 
联系我们  |  合作项目  |  招聘信息  |  入会申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3-2007 NY21.CN 能源世界网 京ICP备090596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1102000836号
电话:010-68035565 E-mail:nysj21@126.com QQ:76976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