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能源世界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 合作项目
网站首页 | 能源要闻 | 电力行业 | 煤炭行业 | 油气行业 | 节能环保 | 能源设备 | 展会资讯 | 供求信息 | 新兴能源 |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 | 政策信息 | 特别报道 | 专家介绍 | 能源世界 | 推荐单位 | 能源科技 | 杂志概况 | 入会申请 | 能源世界理事会 | 友情链接
 
公告 2024第三届农村能源发展大会暨清洁能源装备展 | 2024北方清洁能源博览会暨能源装备创新成果展 | 2024中国山东国际风能技术及海上风电装备展 | 亚洲绿色工厂设计、建设及厂务大会暨展览会 | 2024 第四届广州国际新能源汽车产业智能制造技术展
 站内搜索:
 
 
杂志概况 更多>>
《能源世界》杂志简介
《能源世界》编辑委员会
《能源世界》顾问委员会
《能源世界》编辑部联系方式
 
供求信息 更多>>
  供应信息
  求购信息
  代理信息
  合作信息
 
品牌推荐 更多>>
首页 >> 特别报道 >> “特高压之父”OR“”特高压之负” 刘振亚创下怎样的“电力帝国”
 
“特高压之父”OR“”特高压之负” 刘振亚创下怎样的“电力帝国”
来源: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 时间:2023/10/27 
提到刘振亚,有人认为他是有“野心”的企业家,执掌国家电网十二年的时间,创造了一个“电力帝国”;也有人认为刘振亚是电力体制改革的一块儿“绊脚石”,其创下国家电网865亿高额利润的背后,给国网贴上了“垄断”的标签。

刘振亚

卸任国家电网董事长多年,他依然活跃在能源互联网的圈子里,面对给自己的“特高压之父”的评价,刘振亚苦笑道:“现在特高压干成功了,人们说我是‘特高压之父’,我认为应该是‘特高压之负’,胜负的负。这么多年,我因为坚持搞特高压,弄得自己伤痕累累,这些又能跟谁说?”

山东成为事业的起点

刘振亚是山东临沂人,他的事业生涯也始于山东。1971年他幸运地被招工至山东白杨河电厂当学徒工,三年后经推荐参加考试,并进入山东工学院电力系统自动化专业学习,毕业后留校工作两年,1979年,刘振亚进入山东省临沂电业局后,只是一名最基层的技术员。由于其聪明能干,一路升职到科长、副局长、局长兼党委书记。

刘振亚当时在山东电力集团期间已经初步展现出其野心。作为地方电力集团,刘振亚却想的是对标美国南方电力、法国电力等一众国际大型电力集团公司。不仅如此,刘振亚甚至让山东电力集团的业务范围拓展到金融证券、信息通讯、工业实业、商贸旅游、体育文化等多个领域。

要知道最初的山东电力集团因为资金问题,很多项目处于停滞或者半停滞状态,但刘振亚却有着“点金术”般的能力,其依托旗下作为第三产业的鲁能集团,通过集资办电、利用商业银行贷款、引进和利用外资、盘活存量资产、探索银团按揭贷款、企业资本金积累等多种方式为电力建设的投融资制度构建出力。在他的努力下,仅1996年,山东电力的融资额就高达20亿元。

刘振亚在山东实现电力村村通

也正是在这一年,山东电力创造了新投产装机163万千瓦的“神话”和村村通电的“奇迹”;也正是这一年,山东电力创下2.5亿元利润总额。还是这一年,山东电力累计装机1400万千瓦,拿到全国同行业第二名的傲人成绩。

人们发现,只要刘振亚在济南,他办公室的灯光总是最后一个熄灭,人们形容这个时期刘振亚就像“沂蒙山上的石头一样”坚韧且结实。刘振亚在山东电力倡导企业的“狼性文化”,将业务拓展到房地产、新能源、商业、金融证券、体育等多个层面。

截至1999年底,山东电力拥有电力主导产业资产596亿元,利税33.54亿元,利润8亿元,资产保值增值率103.56%,公司旗下仅一个“鲁能”品牌的估值就高达428亿元。

掀起收购风波

刘振亚的能力引起了国家层面的关注,时逢2002年4月,国务院发布《电力体制改革方案》(5号文件),电改大幕正式拉开,按照厂网分离的改革目标,国家电力公司被拆分为5大发电集团和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两大电网公司。

刘振亚自然而然被选中,调进京担任国家电网公司筹备组副组长。国家电网公司成立后,他开始担任国家电网公司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2004年10月,刘振亚升任国家电网公司的总经理兼党组书记。



从山东电力到国家电网,刘振亚的找到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感。他不满足于国家电网的现状,因为他想要打造的是一个“超级电力帝国”。

刘振亚首先主导国家电网公司向设备端迈进,收购平高和许继成为第一目标。2009年7月17日,国家电网公司旗下的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与平安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许继集团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中国电科院通过增资扩股,取代平安信托成为许继集团的控股股东,持股60%,未来会增持至100%。

同一天,国家电网公司另一家子公司国网国际技术装备有限公司与河南省平顶山市国资委签订协议,无偿受让后者持有的平高集团100%股权。

虽然国家电网向装备端挺进的传闻此前一直不绝于耳,但人们大部分是反对此事的。因为电力装备行业本来竞争已经够激烈了,国家电网再插进一脚,以国家电网的实力,其他电力装备企业难以与之竞争。

对于收购一事,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通过内参形势对此举表示强烈反对,认为国家电网这样做是在搞垄断。国家发改委也认为国家电网此举非常不妥,不利于行业的良性竞争。

作为国家电网的主管单位,国务院国资委却认为这样做有利于促进输变电行业的发展;有利于电力体制改革;有利于央企做大做强。

争执不下之际,中国电监会虽然不赞成国家电网的收购行为,但其认为许继和平高的市场份额还不到国内电网设备市场的1%,就算国家电网收购两家公司也对市场竞争影响不大。

几方争执不下之际,国内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对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增资许继电所涉反垄断问题和平高集团国有产权无偿划转所涉及的有关事宜出具了专项法律意见书。

前一份意见书称,中国电科院认缴许继集团新增注册资本,虽然将导致中国电科院获得许继集团60%股权并控制许继集团,但该行为并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

后一份意见书也认为,该次划转系平顶山市国资委与国务院国资委下属国有企业之间依据国资委《企业国有资产无偿划转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的无偿划拨行为,不属于市场经济行为。

这两份法律意见书从法律层面为收购做出了解释,也为此次收购平息了各方争议。

国家电网终于名正言顺地进入了电网上游产业,对其节约成本、布局河南与全国的电网建设起到重要推动作用。而对于许继集团与平高集团来说,则将把自己的产品销售直接纳入到了国家电网的市场体系之中,对于其市场份额扩大的影响不言而喻。

决战特高压

对于中国的特高压发展来说,刘振亚可以说居功至伟。如果没有刘振亚牵头突破重重阻力在中国建设特高压输电线路,那么国内的电力供给不平衡,新能源消纳问题都将成为我国能源转型的掣肘之痛。

早在2000年的时期,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提出,在贵州、云南建设1000万千瓦水电,然后将电送往广东。这个提议成为“西电东送”的最初形态。

时任电力部分管科技的副部长张国宝为了实现西电东送,修建了一条500千伏交流输电线路,但只能送90多万千瓦的电,因为电压等级不够,输电能力非常有限,难以满足“西电东送”的要求。

中国几大输电通道

2004年,掌舵国家电网公司刚两个月的刘振亚和时任国家发改委主要领导,一同参加三峡—广东直流输电工程验收总结会后。刘振亚为国内电力基础设施建设情况深感忧虑,大规模、长距离输煤一直以来是中国能源资源配置的主要形式,铁路新增运力的70%以上用于煤炭运输。

而在山东电力工作多年的经验告诉刘振亚,中国电力供应不能再像过去一样,哪里缺电就在哪里建设电厂,根本不考虑当地是否有充足的煤炭来源。

必须发展输电容量更大、输电距离更远、更高电压等级的电网,提高电网‘运力’,只有这样才能有朝一日在全国范围配置电力资源。刘振亚把这个想法说出来后得到了上层领导认可,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反对声。

2005年5月,一份题为《关于发展特高压电网存在的问题和建议》的报告,直接递交到国务院。提出现有的500千伏电网上面再搞一个1000千伏级电网,是否必要,是否安全。

三天后,国务院要求国家发改委组织专家讨论。一场旷日持久的特高压“论战”由此展开。

专家们反对的声音集中在电力安全性、经济性、对环境的影响力等几个方面。反对者认为特高压输电可能因战争问题导致全国性的大停电,也有人认为特高压输电带来的电离辐射会给环境和人们的健康造成不利影响。

人们对特高压的论证陷入了一个“专家上书-国家电网公司回应-政府组织会议讨论-专家再上书-国家电网公司再回应-政府再组织会议讨论”的“怪圈”。特高压建不建,怎么建,在一段时间内成为悬而未决的一个话题。

为了能尽快建设特高压,刘振亚亲自去日本、俄罗斯等国家实地考察,刘振亚在日本考察期间,甚至专门徒步上山,听特高压线路噪声情况。在俄罗斯考察时,看到前苏联时期研发的特高压开关断口多达12个,又笨又糙,并且都没有投入商业运行。

面对此场景,刘振亚的压力可想而知,因为没有现成的技术和标准体系,中国建特高压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刘振亚回忆那段历史时有些后怕地说:“当时看到日本和俄罗斯的特高压都不成功,我压力很大,但为了国家发展,面对再大的风险,也要把特高压搞成功!

2006年国网在山西的特高压项目启动

为此,2004年以来,国家电网公司先后组织几十家科研机构和高校、200多家设备制造企业、500多家建设单位、几十万人参与了特高压基础研究、技术研发、设备研制、系统设计、试验验证、工程建设和调试运行等工作,攻克了310项关键技术,解决了过电压与绝缘配合、电磁环境控制、特高压交直流混合大电网安全控制等世界级难题。

刘振亚任职期间,我国特高压线路建设实现了从640公里到16937公里的飞速发展。刘振亚坦言:“不逼上绝路,都不知道创新潜力有多大。”

根据《国家电网2022年社会责任报告》内容显示:国家电网已建成17交16直特高压线路,特高压线路总长度达4.9万千米,促进了电力区域调度和新能源消纳。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表示,中国特高压技术对可再生能源发展至关重要,全球能源互联网是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和全球包容性增长的关键。

争议中前行

执掌国家电网十二年时间,刘振亚将国家电网的业绩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从2003年到2014年,国网公司的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利润分别增长1.75倍、3.3倍、12.6倍,净资产收益率从0.57%上升到4.98%,资产负债率从62.2%下降到56.2%。

2014年,国网公司实现利润总额810亿元,增加105亿元。资产总额29009亿元,增加3308亿元。

2016年5月16日下午,国家电网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中共中央组织部主持常务工作的副部长(正部长级)陈希同志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国家电网公司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舒印彪同志任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其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职务;免去刘振亚同志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到龄退出领导班子。

刘振亚大事记

超期服役9个多月的刘振亚功成身退,退休后的刘振亚依然活跃在电力行业的大舞台,他在2016年3月当选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2018年2月、7月和10月,先后当选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英国皇家工程院和德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刘振亚一直在为我国电力转型建言献策,他提出建设我国能源互联网是推动能源变革转型的根本途径的思路,希望国家能立足国内前提下,加强国际能源合作,积极推动我国与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缅甸、老挝等周边国家电力互联,利用国际资源,丰富能源供应体系,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

他还提出推动清洁替代和电能替代,大幅提高电气化水平,让化石能源回归其基本属性,首倡信息网、能源网和交通网“三网融合”发展等一系列观点,支持我国电力系统清洁化转型。

回顾刘振亚在电力领域的事迹,毁誉参半,在特高压领域,他有着“特高压之父”的光环,在电力体制改革领域,他也有被扣上阻挠电力体制改革、阻碍电网业务主辅分离的“帽子”。他曾经主导收购的平高和许继相继被剥离,曾经引以为傲的山东鲁能也不再是国家电网主导……

在中国电力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刘振亚无疑是一个重要角色,无论他的铁腕手段还是对于电力发展的思路和推动能力都是无可替代的特别存在!

责任编辑:myadmin
上一条: 中国光伏企业的全球化思考
下一条: 聚力地热勘查开发 当好绿色低碳先行军
 
中国工合能源产业促进会 |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 |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 | 中国节能协会 |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 | 中国风能协会 | 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
 
 
联系我们  |  合作项目  |  招聘信息  |  入会申请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3-2007 NY21.CN 能源世界网 京ICP备20001758号 京公网安备11011102000836号
电话:010-68035565 E-mail:nysj21@126.com QQ:769766878